派乐时讯

为什么说好剧本成就了《七日生》~让我们更加期待派乐的下一部好戏!

1201562572728_.pic_hd.jpg

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 首部公路惊险剧《七日生》的成品比剧本扩容了,原来,紧紧围绕七天这个时间限定和在公路旅游Bus上的空间限定,增加了剧情的张力。这种从法国古典戏剧形成的“三整一律”,曾经被视为束缚戏剧舞台表现力的桎梏。但是随着艺术的发展,人们发现了三一律在审美上的黄金律作用,热衷于戏剧改革的尤金·奥尼尔较成功的《进入黑夜的漫长旅程》就是典型的三一律作品;曹禺《雷雨》也是严格遵守三一律创作原则,成为中国现代戏剧的典范。这次,派乐把三一律成功地转到电视剧艺术创作上,进行了大胆的尝试,扩展了三一律的运用,从而强化了戏剧矛盾冲突的力度。成品看实际剧情时间也超过了七日,成为“七日营救”和“自我救赎”交织的剧情大戏。


WechatIMG130.jpeg


  全剧看下来,可视性很强,品质较好,堪称首部公路惊险剧的新探索。


WechatIMG131.jpeg

WechatIMG129.jpeg

1211562572729_.pic_hd.jpg

        

     主题上强调了海外中国人面对危难的不畏强暴、坚韧不拔、愈挫愈强、团结互助的精神品质。李晓宇、简妮等主要人物性格鲜明,意志坚定,临危不惧,不怕牺牲,顽强斗争,终取得胜利,也完成了自我救赎。在人物设置上,李晓宇与邱永邦,简妮与文文,布莱德与张峰,鲍勃与塞姆,达莱妮与阿里斯托等又形成互补,丰富了形象的饱满度。这些人物,侠义到血肉,勇敢到灵魂,爱恋到骨髓,执着到始终,强悍到筋骨,恶毒到心里,凶狠到毛孔,以至于发散到肢体,凝结到眼神,灿烂到表情;给我们留下深刻的印象。


1221562572730_.pic_hd.jpg

        

      编导具有*视野,创作心胸开阔,吐纳自如。在目前中国已经逐渐接近世界舞台的中心,中国人已经不可避免地与世界发生多方面 联系,中国文化快速而深沉地融进人类文化基因池的大背景下,《七日生》用电视剧的艺术方式,形象地表达了这个时代特色,并引发观剧后的思考,其题材意义要大于市场意义


1231562572731_.pic_hd.jpg 

        

      编导的阅片量大,对经典桥段的运用稔熟,我们在剧中不难看出《邦尼与克莱德》《生死时速》《中俄列车大劫案》《飓风营救1》《24小时》甚至《智取威虎山》的影子。故事与人物也少不了侠客男(李晓宇)、冷面女(简妮)、亦正亦邪的钢铁男(邱永邦)、雌雄大盗以及封闭时空、婚礼场上的血雨腥风、冰库逃脱、孕妇临产、一分钟拆弹、斯德哥尔摩情结(马小苗爱上邱永邦)、公路机车竞逐等必点热门。剧情起伏跌宕,环环相扣,几乎令人没有喘息的余地,紧紧扣住观者心理,产生较大的视觉刺激。


1241562572732_.pic_hd.jpg

        

      当然,因为是“首部”,剧目本身还存在一些与当初设计相比不达标的遗憾和缺欠,这里不再赘述,大家在收看过程中也会发现。但这对派乐来说也是个好事,因为好戏永远在“下一部”。


1251562572733_.pic_hd.jp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