派乐时讯

- 《孤芳不自赏》反古装套路,用两个故事体系还原魏晋风骨

2.jpg

《孤芳不自赏》反古装套路,用两个故事体系还原魏晋风骨

    网络点击量向150亿大关进发,在大结局即将揭晓之前,《孤芳不自赏》再次刷新收视数据。

打破爱情套路,保留历史大背景,尊重魏晋南北朝的文化特征,又将历史进行具有“时代感”的处理,塑造出一套独特的历史观。此番《孤芳不自赏》在开年激烈的电视剧竞争中突围,收视表现持续走高、话题热度有增无减、口碑也在不断攀升。即将要上演的大结局,更是备受期待。

《孤芳不自赏》准确地把握住观众的审美和情绪点,是什么造就了一个古装IP电视剧开发的成功案例?


爱情+大历史,反套路的两个故事体系

      《孤芳不自赏》由华策克顿传媒、派乐影视传媒、乐视视频联合出品,*编剧张永琛任总编剧,古装剧泰斗鞠觉亮担纲导演,赵建瓴任总制片人,派乐冀安工作室编剧,改编自网络文学“帝后小说*人”风弄同名小说。该片集合了钟汉良、Angelababy(杨颖)、甘婷婷、孙艺洲、于波、麦丽娜等演员,不仅在开年成为现象级爆款,更带来一波又一波的热点话题,其微博话题阅读量达到45.5亿。

20150518154535_39836.jpg   

在古装IP热潮中,改编自同名小说的《孤芳不自赏》为何能引爆电视剧市场?

     它能赢得观众,离不开题材创新。《孤芳不自赏》是观众较为熟悉的古装言情剧,同时,也是一部女性励志剧。在这样的框架之下,《孤芳不自赏》进行了题材创新。

 它一改传统“傻白甜”+“霸道总攻”人物搭配,创新地塑造了“男强女强”的框架。

 聪慧寰球无匹的“女军师”白娉婷,出身敌国**#中的小小侍女,却谋略过人,行军布阵,两军对垒前面不改色。常胜将军楚北捷,运筹帷幄, 伐果决,霸气又潇洒,二人之间的感情纠葛,加上与国与国之间的纷争,一下把该剧的格局拉大了。

 二人之间产生“敌人+爱人”的情感对立,因而,横亘在他们之间的,不光是个人情感的危机,更是国与国之间的险情。在这种动辄针锋相对、生离死别的氛围中,两人之间的言语和情绪才更有冲击力。

 除了感情戏的突破外,《孤芳不自赏》加入了四国纷争的故事格局,从大历史的切口看任务情感,而非纠结于感情戏本身,它突破“小爱”之中自私与狭隘的束缚,用人性的冲突鲜活地展现乱世中的“大爱”,将感情观和历史观融合。

 爱情+大历史,这样两套故事体系的表现手法,不仅让人物的情感有了更丰富的支撑,也找到了一条在历史格局下讲述人物故事的创新通路,这样的创新,让满屏充斥宫闱之事,后宫宫心的观众们感到新意。

可以看到《孤芳不自赏》,是一个“反套路”的故事。它描写的乱世下的唯美浪漫,沙场点兵的武侠豪气,让它在谈情说爱之余,兼具庙堂之高、江湖之远的武侠情怀。“强人女诸葛”人设和四国纷争的宏大世界观,突破题材局限,在同类IP中,开拓出一条新的路径。

 


用历史剧的标准打造人物气韵

一个优质IP固然是基础,然而影像化的过程中,只有将其中的人物立起来,才能真正打动观众。

在《孤芳不自赏》中,无论是主角还是配角都有血有肉。

《孤芳不自赏》聚焦的是战乱频繁、分合无定的乱世,因为是四国之战,人物众多,因此,要保持时刻清醒地在不同人物的不同立场中切换对于编剧而言,是个技术活儿。

从白娉婷来看,作为一个胸怀韬略,理智冷静的女军师,她的行为和判断不能因为楚北捷而动摇,她是敬安**#的侍女,是燕国的子民,毫无疑问,二者的*关系是“敌人”,即便楚北捷报有止战之心,对于白娉婷而言,为了国之利益,该有的谋略,该扎的刀子都不能少,纵然对楚北捷动情,但她的立场没变,她的选择就不会变。

这种心理一直延续到何侠阴谋 害了大晋皇子,白娉婷对他彻底失望之余较 后一次以命为何侠顶罪,完成了对敬安**#的报恩,她才能做自己。

在编剧的设定中,楚北捷与白娉婷棋逢对手,尤其白娉婷,是以一个独立女性的形象存在,与楚北捷在精神上真正的平等,他们之间的爱情被认为是一种正能量的情感案例。

与楚北捷和白娉婷不同的是,何侠和耀天公主是真正的虐恋,两人感情的较 开始就建立在互相利用之上,在欲望之下,爱情变得扭曲,直到失去彼此,才觉得刻骨铭心。

剧中两个反派的设计也深入人心,一个是张贵妃,她是楚北捷和白娉婷之间较 大的阻碍,是纯粹的坏人;一个是司马宏,他是楚北捷和白娉婷相爱相虐的导火索,但同时他又是一个重情重义的角色。

“剧中的每个人物都有对自己身份、角色、位置、处境的考量,随着剧情的进展,每个人的心思的层次都会慢慢拨开。”编剧之一的冀安曾这样说。

该剧的故事背景从架空世界落地在魏晋南北朝,编剧团队翻阅了大量书籍也请教过相关专家,中间也做了大量的功课。尽管不是一部真正意义上的历史剧,但魏晋风骨的细节和气韵都体现在人物性格上,人物的选择和发展也与当时的历史应和。在这样的塑造之下,更多人物跳出来,让整部剧更加丰满。

 20170227145400_14056.jpeg


“服化道狂魔”,还原魏晋风骨

      在电视剧领域,《孤芳不自赏》当属大制作,3.5亿元的投资无疑保证了其制作水准。

为了追求场景的精致,《孤芳不自赏》辗转六地,转场距离累计上万公里,历经乌兰布统——怀柔——逐鹿——象山——仙居——横店,只为四国辉煌重现。

不仅辗转多地进行实地取景,《孤芳不自赏》更是搭建军营、别院、市集共计260多个场景,置景面积4万多平米,场景设计手稿上千张,搭景人数300余人。全剧平地起景30多处,仅香山一处宫殿,即达12000平米。室内棚搭建宫殿、花园面积累计更是相当于2个足球场。

据悉,剧中宏具备代表性的场景——晋国大殿就是在棚内搭建起来。从王座到大门的开阔距离、二三十根巨大的顶梁柱,前后四个巨大的麒麟像,以及王座配置的小殿、龙纹、香炉、幔帐等装饰,全部根据历史重建。

除了晋国大殿,剧中的燕国、白兰、凉国的大殿也都是采用完全搭景的方式打造,连仅拍几场戏的晋国监狱,也是专门花70万搭建的。

    《孤芳不自赏》堪称“服化道狂魔”,不光置景毫不惜力,剧中的每一个角色的服装穿着都需要进行手工打造。

    据统计,团队设计服装手稿近500张,服装数量达4000多件,制作周期长达8个月,其中主演服装600套,盔甲类服装500套,群演服装3000套,头饰、首饰等饰品数量近300套。此外,该剧还有上百人的道具设计或准备团队,道具达10000多件,兵器道具数量3000件,主演每人6套,马具道具上百件。

这样惊人的数字呈现出的是一套符合人物性格的视觉,以及被还原的魏晋风骨。

    楚北捷突出人物的“冷静、理智、高雅”,因此,以素雅的颜色,皮、布面料为主。他先以“面具战神”的形象出现,符合其霸气而果敢的人物设置。白娉婷的造型也令观众印象深刻,多是稳重大气中会带有飘逸,而其帅气造型则又是另一种味道,头顶梳起男式发冠,身披羽衣,在城墙之上悠然抚琴,面对敌将射来的冷箭也依旧稳如泰山。 

    除了服饰的用心外,剧中所使用的各种道具大都有史可循。譬如楚北捷胸前的玉璜,据《周礼》所记,楚北捷以玉作六器,有祭祀天地之意也有以玄璜礼北方之深意。而剧中出现的其他乐器、酒具食具、礼器、兵符等也多有史料依据。

20170227145426_33063.jpg

    剧本有创新、人物立得住、服化道走心,可以说《孤芳不自赏》的细节化把控是其吸引大批观众的根本。

在原作IP的骨架之下,《孤芳不自赏》的影视化改编融入了更多骨血,小到布景,大到故事架构都是精细化打造完成。由它可以看到,IP剧在经历着更高标准的打磨,未来,它将形成更符合市场和观众审美的一套准则,而在这之前《孤芳不自赏》等一系列的IP剧的尝试都有其重要价值。